枼染

杂食不洁癖,对刀免疫。
网易爸爸!求你给我一个大舅!

【米露】写过的车合集

1.国设米露,伊利亚与伊万。
2.性幻想,阿尔弗雷德日常。
https://m.weibo.cn/6217017556/4141698324068241 
阅读愉快。

【勇维】写过的所有车合集

两辆脑洞车,一个事后清理车。
https://m.weibo.cn/6217017556/4141692972142456
一辆abo车,双a,关于信息素。

https://m.weibo.cn/6217017556/4141693836349322
把单个的删了做个长条,方便阅读。
阅读愉快。

【嘉雷】成年礼物【R18】

在群里发过的粮食,最后在lof上发一下。
因为中途因某些事怒火攻心卸载软件等原因,时间晚了很多。
感谢嘉雷坑的小伙伴们,感谢寒雪。
谢谢你们陪我度过了那么美好的七月。
最后,阅读愉快。

https://m.weibo.cn/6217017556/4133837040611072

【雷安】校园车(师生梗)

群里发过,䃼个档。
纯无聊写的,几个有趣的片段……
今天感觉闷闷的,想躺平.
大家晚安

https://m.weibo.cn/6217017556/4128089434520010

【卡雷】背德

一切都变得奇怪起来了。

雷狮,海盗团团长,正在被小他三岁的亲弟弟卡米尔按在自己房间的墙上亲吻。

血缘关系在勒令他们停止这荒唐的行为,血脉中相连的灵魂声嘶力竭的叫嚣着。雷狮满可以瞬间把卡米尔推开,离开他的怀抱,将这件事作为一个过火的玩笑一笔带过。

可是他没有。

这已经不仅仅是对兄弟的宠溺,不知何时心中泛起的涟漪滋生了不该存在的情愫。

他不是因为不想伤了卡米尔的心而不去抗拒,而是他自己主观的,渴望得到这一份爱。

雷狮曾夸奖过卡米尔的眼睛很漂亮,纯粹的不带一丝杂质的深蓝,像广袤无垠的星辰大海,闪耀着璀璨的星光。

当卡米尔的瞳里只倒映着他一个人的时候,好像平静海面中静谧的紫色北极星,温柔的,包容的拥着他的影子,他无法拒绝也不想去拒绝。

索吻,拥抱,他们急切的互相索取着彼此,卡米尔将头埋在雷狮的颈窝里,兄长的气息令他安心,卡米尔贪恋似的在他的脖颈上印下一个个吻。雷狮的手抚着他的背,回应着他的亲昵。

希望时光在此刻永恒。

————————————

我在干什么...我不是要开车吗......这是什么东西...


【嘉雷ABO】强制标记

我已经死了,死了,死了。

写到最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玩意儿。

内容不太健康,慎入。

其实看标题就知道了

https://m.weibo.cn/6217017556/4126157660085509

酒吧钢管舞

修长的手臂轻巧的搂在擦的发光的钢管上,因发力稍稍显露出柔韧肌肉的形状。腰背弯曲着向下,漆黑的舞衣勾勒出相当漂亮的腰线,贴身的衣物因出汗而紧覆着胸膛,隐约能看见挺立的两点。

衣角上的黑色流苏缠绵着大腿向下,纤长有力的双腿浮在空中,黑色的皮靴反射出肉体的美好浅色。暖白色的灯光打在他身上,像给他披了一层透明的纱。

黑发的舞者仰着头,夹杂着红色发丝的刘海儿掀起,露出光洁的额头。顺着白皙的脖颈可以清晰的看见他的喉结随着吞咽唾液而滚动,色气而性感。他微微转过头,淡色的嘴唇微张着喘气,微微眯起的眼睛像是蓄着水雾。

他对着台下狂热的观众们伸出手,露出一个有些迷离的笑。眼瞳却直直的注视着一个人。

“想要我吗?”

随着轻飘飘的一句话,黑发的男人从台上上跃下,扑进了了他的怀里。怀里的触感柔软而清晰,像一只沉甸甸的小兽一样服帖的趴在他的肩上。

狂风暴雨般的尖叫与呼喊淹没了整个酒吧。


午夜私密采访

——您的恋人在sex的时候哭过吗?

有过啊......基本每次都有吧。

博雅那种非常坦率的性格不知为何一到关键时候就很害羞呢。

有时候仅仅是抱着我努力的控制着声音。

做的狠了就会非常可爱的啜泣哦。

像求饶一样的呜咽声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呢。


【晴博】蛇与雕【R18】

狂野情人设定,架空设定。

内含微量狗崽。

最近对兽耳蜜汁嫌弃,所以不写哺乳类。

晴明双尾蝮蛇(偏重种的中间种),博雅金雕(重种)。

酒吧梗,下药梗,也许是英雄为钱救美梗。

阅读愉快。

1.

精致的木门被有些粗鲁的推开,嘎吱的响声让坐在柜台旁的晴明有些恼怒的抬眼看着这个粗鲁的闯入者,随即酒吧所有人的目光都汇集到了这个闯进来的人的身上,胶着的目光透着些许火热。

一个年轻而血统优秀的雄性重种。

这是一家只有斑类才能入内的酒吧,在场的没有一个是血统纯正的人类,作为老板的晴明更是清楚的明白一个强大的重种对斑类无与伦比的吸引力,优良的血统更使他们成为最耀眼的存在。

这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生涩的表现明显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从血统和年龄上来看,估计又是一个背着家里偷跑出来玩的小少爷,因为对方的背景晴明也不好把人赶走,转过头无奈的继续喝酒。

2.

这小少爷模样很俊朗,漆黑的长发在脑后扎成高马尾,还有一缕明显的红色挑染,微长的刘海垂下来遮住眼睛,有些拘束的坐在一张酒红色沙发上,旁边围了一圈漂亮的轻种和中间种,有男有女,毕竟在斑类中性别作用分化不是很明显,遇到优秀的重种谁都想去碰碰运气。

斑类较之人类开放得多,主动揽住他胳膊往他怀里靠的也不少有,他估计是没见过这架势也不会拒绝,晴明都能看见这小少爷耳朵尖都红了。别人给他端酒他就喝,还是一口搞定,这种豪迈的喝法让晴明都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

“怎么,看上这小少爷了?”柜台里的调酒师擦拭着一排玻璃杯,在明黄色的灯光照耀下反射出柔和的光,“要不要尝试一下驯服这个重种?”白发的调酒师有些轻佻的道。

晴明的酒吧里的调酒师,妖狐,魂现是一只尾巴尖儿上有一撮紫毛的白狐狸。一个长相俊俏的中间种。在调酒之余经常翘班勾搭漂亮的轻种,晴明看在他调的酒给酒吧招揽人气的份上才没开除他。

“怎么可能,这种小少爷我可招惹不起,搞不好到最后得被他的家族追杀。”晴明漫不经心的回复,“别说话安静干的你的活。”

妖狐无趣的转过身擦他的杯子。突然看到进来了一个漂亮的黑发姑娘,虽然腰上挂着一把长刀也没打消妖狐泡妹子的兴趣。“老板现在没有客人我去看看那个轻种。”妖狐撂下一句话喜滋滋的就要往门口跑,根本就没搭理晴明的回答。

妖狐才刚跑出几步,深咖色的吧台就被人有礼貌的敲了敲,清明抬眼一看,熟客,为酒品销售额贡献了至少一半的大天狗先生,“来一杯Margarita。”他微笑着坐在正对着妖狐的椅子上。

“……傻逼。”

3.

晴明饶有兴趣的看了一会儿妖狐和大天狗的斗嘴,过了一会儿他确信妖狐已经可以出嫁了。他再转过头看博雅的时候他已经醉的躺在沙发上了,脸颊通红。旁边还有几个中间种围着他,有一个架起他的肩膀试图把他往包间里挪。

晴明已经猜到这群色欲熏心的中间种要干什么了。他们是有天大的胆子才敢这样干。抵抗着重种的威压也要强上。

估计这小少爷还是个雏儿,这一次完了会留下心理阴影也说不定。晴明本来不想管这事,本着不能让客人在店里被强奸的心思还是去救他,或者更多的是想着在他的家族里赚一笔保护费,晴明最终还是叹着气往那走。”

”这位先生,他是我们店的贵宾,您不能把他带走。“晴明摆出公式化的笑容,从扶着对方肩膀的那个人手中把博雅夺下来,入手的肩部皮肤热得发烫,”还请您赏个面子,以后来店里有优惠。“晴明不想把事情闹大,陪着笑把他们送走。

这群人也知道这小少爷的家世不简单,没有多抵抗就骂骂咧咧地走了。

怀里的人很不安分,手臂主动去搂晴明的脖颈。手腕上浮现出细小的金色羽毛,这孩子已经醉的压制不住魂现了,晴明把他打横抱起来,未成年的少年并不算重,他心想着又捡着个麻烦差事。搂着博雅磨磨蹭蹭的往酒吧的走廊里走。

“你叫什么名字?”晴明问。

“源……博雅。”他还能勉强听懂晴明在问什么。

好家伙,晴明果然没猜错,原来是源家的小少爷。这要是在他的酒吧里被人强奸了他家里的人还不弄死他这个当老板的。晴明隐约觉得他的保护费有着落了。

走链接


https://m.weibo.cn/6217017556/4126162064446070